因椎管狹窄和脊椎退化有密切的關係,所以通常是不可逆的變化,臨床上長期追蹤的結果顯示,大約只有三分之一的病人在接受保守性治療後能得到症狀緩解,而這些病人中又有約三分之一終究還是接受手術治療。所以到底應該採取保受性治療還是手術治療,應從臨床症狀的嚴重度、病人的基本健康狀況及對日常生活造成的影響有多大等三方面來考量。若病人的症狀嚴重,基本健康狀況又不錯,手術治療是一個較適當的選擇;但若病人年紀大,身體的基本狀況又不佳,保守治療就是較好的選擇。

保守性治療


保守性治療包括服用非類固醇類消炎止痛藥 (non-steroid anti-inflammatory drug, NSAID) 來減緩神經周邊的發炎反應及疼痛,服用肌肉鬆弛劑來緩解因疼痛引起的肌肉緊繃;醫師有時也會加上輕微的抗憂鬱藥物,可以提高對疼痛控制的效果;若坐骨神經痛非常厲害,口服短期的低劑量類固醇(約五到七天)可以有不錯的效果,也不至於引發類固醇的副作用。此外,必須尋求復健科醫師的幫忙,電療、熱敷、腰部牽引都是常用的治療方法。對於症狀持續又不願意手術或因身體狀況無法接受手術及麻醉者,可以嘗試在脊髓硬膜外注射類固醇,旦對椎管狹窄的病人來說,效果通常都是暫時的。

手術治療


手術治療的方法很多,但主要目的都在解除神經組織所受的壓迫及緩解下背痛,以達到提升生活品質的目的。傳統手術主要可分為兩大類:單純減壓及減壓並融合。

若病人只有神經壓迫症狀,沒有下背痛、也沒有椎間不穩定現象,那麼單純減壓的手術方式就可以解絕大多數病人的問題。常見的術式如下:
     
椎板開孔術 (laminotomy)
     
椎板切除術 (laminectomy)
    
椎板整型術 (laminoplasty) ...

若除了神經壓迫症狀外,又合併有明顯下背痛或椎節兼有不穩定現象,那麼在減壓時同時合併脊椎融合是一個較適當的選擇。常見的術式相當多,諸如:
    
後方脊椎融合術 (posterior spinal fusion, PL)
     
橫棘突間後側方脊椎融合術 (postero-lateral spinal fusion, PLF)
     
後入路椎間融合術 (posterior lumbar interbody fusion, PLIF)
     
經椎間孔椎間融合術 (transforaminal interbody fusion, TLIF)
     
前入路椎間融合術等 (anterior interbody fusion, AIF) ...

近年來脊椎內固定器蓬勃發展,可說是日新月異,各家廠商不斷的有新產品研究發表,這些以椎根螺釘 (transpedicle screw) 為基礎設計的產品可以提高融合術的成功率,並讓原本不穩定的脊椎在術後達到幾乎絕對的穩定性,也可減少病患穿著背架的時間。金屬材質由醫療用不鏽鋼進展到鈦合金,設計上也越來越簡單易用。國內有幾家廠商也積極投入相關醫療產品的研發,透過產官學合作,交出了不錯的成績單,並將市場成功拓展到新加坡、印尼、泰國以及越南等國家。

手術方法那麼多應如何決定呢?除了要從神經壓迫的嚴重度、壓迫的部位、受影響椎節的多寡、椎節間是否有不穩定的現象等來考慮之外,手術醫師的經驗及偏好也相當重要。這些術式各有優缺點,各國學者在文獻上評價也大多有褒有貶,莫衷一是,但有一個鐵律:「選擇適當的病人,選用最純熟的術式,才能成就一個成功的手術」

微創脊椎手術


近年來,微創手術的概念在各個外科領域蔚為風潮,因其傷口小、組織創傷小、又能達到與傳統手術治療相當或甚至更好的療效,不但能減輕病人因接受手術所帶來的痛苦,也減手手術相關的併發症,使得病人及早恢復。西元1997年,歐洲人導入了內視鏡的應用,發展出微創內視鏡椎間盤切除術 (microendocopic diskectomy, MED) 用來治療椎間盤突出症,成效相當良好。這樣的微創脊椎手術結合光纖內視鏡及微創器械的優點,有效的將傷口縮小到1.6公分,透過光纖內視鏡將影像放大,有效降低神經損傷的風險。本人在西元2005年前往日本學習,同年11月進行第一例手術,目前為止已有超過350例的手術經驗,我們並將這項技術運用在椎管狹窄病患的治療,利用微創內視鏡脊椎手術的原理,將壓迫神經的骨刺清除,同時保留脊椎結構,以期在神經減壓及脊椎穩定性之間達到完美的平衡,減少因使用脊椎內固定器所可能導致的併發症及後遺症。這樣的手術我們稱之為微創內視鏡椎管減壓術 (microendoscopic decompressive laminotomy, MEDL)
banner_name_title_s